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招商资讯 > 专家点评 > 赛富基金羊东:创业企业估值没股市下降快

赛富基金羊东:创业企业估值没股市下降快

2014-05-01点击数(0)
广告位招租,500元/月 加盟合作:QQ:522588122
    赛富基金合伙人羊东:创业家对企业估值没有股市下降快 9月8日消息,赛富基金合伙人羊东今天下午做客腾讯财经会客厅,就赛富基金的投资策略、关注的投资领域、TMT产业投资,尤其是牛熊市中一级市场的...

  

  赛富基金合伙人羊东:创业家对企业估值没有股市下降快

        9月8日消息,赛富基金合伙人羊东今天下午做客腾讯财经会客厅,就赛富基金的投资策略、关注的投资领域、TMT产业投资,尤其是牛熊市中一级市场的投资观等与各位网友做了深入的沟通和交流。

  作为赛富基金的合伙人和赛富成长基金总经理,羊东长期关注TMT产业投资,对这些领域具有深入的研究和理解,曾主导投资完美时空等案例,获得四十多倍的回报。羊东称,他们目前很关注具有大的消费品概念的企业。

  在谈到二级市场表现糟糕对一级市场投资的影响时,羊东称,其实做风险投资主要还是看企业本身的营利性和成长性,而不能天天盯看二级市场来决定自己的行为方式。

  他举例说,1997年到现在的十年多内发生了亚洲金融危机、2000年全球的互联网寒冬、还有非典,美国又有次债危机,中国股市由两年前的1000点到6000点,再到现在的2000点,等等,尽管如此这期间还是有很多成功的风险投资案例。

  因此,羊东称,“投资关键还是看企业,一个人很难做到在最好的时候上市,同时又在最好的时候退出。我们还是应该有一个平常心,你在投的时候是在看企业,而不是在看市场。不可否认市场也是很重要的。”

  对于互联网领域的投资,羊东认为,现在还除了腾讯、百度和google很成功,模式很清楚外,现在web2.0领域还很难看出哪家公司具有明显的优势和绝对的实力,“现在的投资基本上还都是在赌未来谁能够胜出。”(中堂)

  聊天精彩观点摘要:

  我觉得赛富的特点在于它从品牌到规模到整个管理的正规性,整个方面都是非常国际化而且有很高的标准,毕竟管理人本身都是大陆人。

  这个时候,投资这个事,对于人的智商要求很高的行业,但是它需要一个人非常理性,而且它本身非常明确。当你的投资理念我不是为了投资本身,我是为了名分,为了做一个项目,为了能够在这里面有影响力,那么这个时候其实往往违反了投资的一些原则。这个时候往往会做得最后很难走到一个良性的轨道上去。

  我们有的时候是被夹在股市和创业者估值的中间的,不光是赛富一家了,其实这个行业都面临这个问题,股市的市盈率下来了,而且下来得很快,在创业者或者是这些民营企业的创始人的心里边,它下降得很慢,那么这个时候就是一个天然的矛盾。

  在所有的资源里边,资本应该是属于流动性最强的,另外他也属于非常坦白的讲,边际效益下降最快的。比如说一个企业他需要融资,那么他需要融一千万美金的时候,他再多融1100万美金的时候,这100万美金对企业的效益可能会下降得很快。可能再夺融第二个100万美金的时候,这个效果可能是趋于零了。有些企业的估值很高,对于我们有的时候并没有太大意义,因为本身你多融钱,少融钱,本身是企业对资金的需求的,他做什么事需要多少钱是由这个来决定的,而并不是我企业本身的估值本身今天是一倍,明天是两倍。

  所以你在选择一个基金的时候,你一定要说第一,他肯定要有钱,就跟你娶媳妇似的,对方一定要是一个女的;第二,她是女的以后,她给你投资以后,她后边还有很多要求,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讲,首先这个人他要能够不要把你的成功给变成失败,他如果能在你成功的时候能帮你,那是更好的事。假设对方基金很不成熟,虽然给你投的估值高了一点点或者是高几倍,跟你后面的成功比起来都不值得。

  如果你认为你在没结婚之前你认为一定会成功,你不太会在乎你老婆有多少嫁妆,是同样一个道理。你可能更在乎的是你老婆能不能帮你,能不能跟你长期奋斗,能不能帮你出出主意,包括她有什么别的技能能够和你互补。如果你光看重这个嫁妆的话,这个男的也不会太有出息。

  资本又是一个流动最强的这么一个产品,还是有大量的钱在寻找出路,中国必然也是一个寻找出路非常好的一个地方,同时中国本身也有很多钱,但是毕竟这些钱比起来从钱的种类,从钱的这种成熟度包括量来讲的话,对于本身市场来讲,我认为中国本身能做直接投资的钱由于各方面的机制包括限制包括总量来讲还是不够的。

  我觉得中国一定会有一天资金多到他必须找最有效的地方去投,中国有很多大企业已经面临这个问题了。因为你每年在赚,利润率很高,利润率回到会计上就变成股本了,你的股本回报率会越来越低,每年赚20%,五年就多了一倍,你不能保证五年以后股本回报率跟原来差不多,如果是同样收入的话,同样利润的话,你的股本回报率就变成原来的一半了,所以怎么样去实现这些东西,我觉得也是大企业包括管理大企业所需要考虑的事情。

  投资这个事不是可以吹出来的,一定最后不管是谁说什么话,哪怕是巴菲特他说他投了,错了就是错了。比如说中石油卖得早了还是晚了,市场自有公认。14块钱买的,现在涨到20,其实市场已经把巴菲特的心理因素忽略了,不然也不会从14块钱涨到20块钱,这里面还是有很多规律性的东西,因为中国毕竟改革开放30年,市场经济做得非常好。

  一个地方引导基金是什么战略,首先你是什么目的,你一个地方政府成立一个基金,另外谁来管,管的时候你怎么管,这些东西其实是需要做很深入的思考的。而且有些思考我也自己认为并不是聪明人关起门来想三天就能想明白的,一定要亲历整个投资,就跟你说的,没炒过股票的人想得再清楚,炒了一年股票或者是半年股票可能还会有很多想法,炒了三年以后还会有很多想法,没有做过和做过的这里边还是有蛮大区别。

  我觉得投资关键还是看企业,一个人很难做到在最好的时候上市,同时又在最好的时候退出,还是应该有一个平常心,你在投的时候是在看企业,而不是在看市场。市场当然也是很重要,但是我觉得很难有人,包括我看了很多大投资家的说法,比如说像罗杰斯包括巴菲特本人,他们都说自己对短期市场的判断是非常糟的,但是其实我并不认为它真的那么糟,但即便是这种判断,做一级市场投资也没有必要天天看市场去决定自己的行为方式。

  从整个公司的互联网公司来讲,我认为从产品到创新到技术上来讲,中国企业当然已经追得很快了,但我觉得还是在追,还并没有从技术上来讲,能够达到很多问题技术上解决得非常好,给用户的体验非常好。

  以下为本次聊天实录:

  主持人臧中堂:各位腾讯的网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来到今天的腾讯财经会客厅,我们今天有幸请到的嘉宾是赛富基金合伙人羊东先生,我们一会儿将会跟羊东先生就赛富基金对TMT产业的投资以及他本人对于TMT产业的理解跟各位网友做一个深入的沟通,我们首先请羊东跟各位网友打个招呼!

  羊东:大家好!我是赛富基金合伙人羊东。

  主持人臧中堂:再次欢迎羊总能够来到我们的会客厅。不好意思我再介绍一下坐在我另外一边的帅哥徐志斌,他是腾讯非常资深的编辑、记者,他今天将会和我一起联合主持对羊总的访谈。

  主持人徐志斌:网友们,大家好!

  赛富基金非常强调独立判断

  主持人臧中堂:首先请羊总给我们介绍一下赛富基金,有人还把我们叫做软银赛富,可能对赛富基金现在的情况还不太清楚。

  羊东:赛富基金在中国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已经整整第七年了,我一开始在赛富做投资,我要把中国的基金历史做一个简单的回顾,其实之前有很多种类型投资的机构,最早肯定是属于改革开放时候的直接投资,后边也有过一些类似于PE这种机构投资人,但是真的是大家了解这个行业,并且这个行业在中国蓬勃发展还是应该感谢互联网,大概在2000年前后,那个时候国人才知道有VC,VC是什么?其实我自己在美国上学的时候,我也不知道VC是什么东西,我当时脑子里一点儿这个概念都没有,那个时候在互联网非常疯狂的时间,才知道有人投了雅虎有人赚了很多钱,包括软银的孙正义有一段时间排全世界首富。从那个时候开始知道这个行业,那个时候知道以后其实马上进入一个低谷,随着纳斯达克整个泡沫的破灭,我们从那个时候开始起步做到现在。其实现在有一个趋势,很多时候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做了第一名做了一个先驱者的工作。比如说资金规模越来越大,另外就是独立融资。

  主持人臧中堂:现在我们管理的融资规模是多少?

  羊东:第一期是4亿,第二期是6.4亿,第三期是10亿。

  主持人臧中堂:从第二期基金开始没有软银的钱了?

  羊东:因为我们有很多内部的约束,并不能够说得太清楚,但是基本上来讲,从二期和三期管理人成为基金的一个主体,本身从决策上,从融资上,从公司的管理上,这个其实也是一个必然的一个趋势。因为中国这个行业发展还是比较年轻,在国外其实谈基金的话,大家就会默认为,除非你是摩根你是高盛这样的投资人他们是隶属于一个机构的,谈其他的基金,大家都是自然认为本身这个机构就是一个独立基金,独立行为,而不是隶属于一个机构的。中国从我们开始做这个独立融资以后,也有越来越多的基金开始去融资,我自己觉得这个行业本身其实按照管理人来讲的话,也可以分成这么几类,一类是纯外资的,它隶属于一个大机构,有一类像我们这样其实是属于一个民营的基金,我觉得赛富的特点在于它从品牌到规模到整个管理的正规性,整个方面都是非常国际化而且有很高的标准,毕竟管理人本身都是大陆人。另外一种国内现在也越来越多的一些政府基金。其实中国一直都有,最近一段时间比较多。这是从管理人的角度来讲。

  从性质来讲,有内资、外资,其实这个主要是从出资人的角度来讲,所以赛富基本上是跟着中国基金这个行业一起成长,而且成长到目前为止非常顺利的一个基金。

  主持人臧中堂:其实我们知道赛富基金在投资记录或者是投资历史里面是有很好的投资的回报的一个基金管理公司。比如说我们投资的盛大,我们投资的完美时空都具有非常高的回报,我也听到过这样的说法,“做风险投资要像赛富那样,投一个案子就占一个不小的比例,一赚也是赚得非常多。我们也看到的市场上很多基金都是联投,7、8家VC就投一家公司,这样回报可能就不会很高。

  对这个问题,羊总,您怎么看?为什会有这样一个投资的风格?

  羊东:对,我觉得从一开始,应该回到基金本身,还是从它的历史和人的一些特性上来讲,本身谈到赛富基金,不能不提我们的首席合伙人阎焱先生,之前可能有香港人、台湾人在做,真正大陆从事纯投资行业的他算最早的一批人了。

  另外从赛富本身发展过程中,我们非常强调独立,非常强调自己作主,这个时候我觉得赛富本身的投资出发点非常明确,就是我是第一,作为大家都是大陆人,我要很清楚这个企业的状况;第二我是非常敢下独立判断的,这个情况其实并不是每个基金都敢于做非常非常独立的这种,而且尤其是有的时候,他判断起来还是具有挑战性的时候,并不是每个基金都敢这么做。另外一个,我觉得还有很多基金它是属于比如说品牌比较新,有的时候他的投资是一个目的,另外一个目的他可能是希望这个企业尽快上市,上市以后,他能够我投资的一个企业成功上市,我是这个基金的投资人,我是这个企业的投资人。

  这个时候,投资这个事并不是我崇拜的偶像是巴菲特了,并不是对于人的智商要求很高的行业,但是它需要一个人非常理性,而且它本身非常明确。当你的投资理念我不是为了投资本身,我是为了名分,为了做一个项目,为了能够在这里面有影响力,那么这个时候其实往往违反了投资的一些原则。这个时候往往会做得最后很难走到一个良性的轨道上去。

  其实在这一点,对于企业来讲,也是非常要命,因为投资大家谈的时候是我投资你的企业,大家为了很清楚的目标,是上市也好,不是上市也好,总是需要把企业做成功,如果说基金有别的目的,比如说我希望你尽早上市,那么这个时候,恐怕会对企业本身有伤害,其实对基金本身也有伤害,但是基金本身有的时候目的不单纯的时候,伤害是蛮大的。

  主持人臧中堂:其实国内这个市场这种现象还是挺多的。

  创业家对企业估值没有股市下降快

  主持人徐志斌:如果我们说现在在Q3的时间段上,在上半年赛富这一块所做的投资的一个业绩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另外在感觉下半年还会像上半年那样的一个速度吗?

  主持人臧中堂:您的意思是问羊总上半年主要关注哪些投资领域和投资了哪些企业吧?

  羊东:其实从07年到08年是一个蛮特殊的,不管从资本市场还是从PE、VC这个行业来讲。应该说,还是回到刚才那个话题,本身赛富对于企业的判断还是非常有独立判断的。在07年的时候,其实市场是蛮热的,资本这个东西,在所有的资源里边,资本应该是属于流动性最强的,另外他也属于非常坦白的讲,边际效益下降最快的。比如说一个企业他需要融资,那么他需要融一千万美金的时候,他再多融1100万美金的时候,这100万美金对企业的效益可能会下降得很快。可能再夺融第二个100万美金的时候,这个效果可能是趋于零了。有些企业的估值很高,作为我们有的时候并没有太大意义,因为本身你多融钱,少融钱,本身是企业对资金的需求的,他做什么事需要多少钱是由这个来决定的,而并不是我企业本身的估值本身今天是一倍,明天是两倍。

  另外从本身资本市场也有这么一个规律,他的高和低本身差别非常大,这里边也有一个原因,我不知道跟你们问的问题是否还相关了。比如说一个企业在市场非常好的时候,可能利润是2,如果资本市场给他20倍的估值他就变成40了,如果经济环境不是很好的时候可能利润变成1了,企业再给他十倍的估值那他就变成10了,无论是从企业家来讲还是投资人来讲,对这个事情有一个比较理性的认识,因为1和4其实我们谈很多投资,并不会有很大的差,其实大家差20、30,整个行业在中国并没有基金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我觉得大家主要竞争的心理预期。

  主持人臧中堂:投资跟创业者的一个预期。

  羊东:如果创业者的预期特别高的时候,他其实跟股市在比,其实股市本身的变动也很大,这也是一个必然的现象。这是一个根本的规律。赛富在上半年,我们其实投资速度还是蛮快的,因为中国本身经济发展得非常快,另外本身从民营经济来讲的话,规模也越做越大。我们的阎总也讲,之前比如说你找一个能接受一个亿人民币的私营企业,其实在十年前,二十年前很难找,今天很容易找到,可能更大的资金需求都可以找到,但是这里边可能有很多投资本身对企业的考察到底是不是达到我们的要求。本身我们还是比较理性,就是在独立判断的时候,希望能投得这个企业物有所值。

  主持人徐志斌:羊总其实谈到估值的问题,其实从去年年底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未来,股市的情况包括融资的情况就不是很乐观,您现在在投资企业的估值和一两年前相比是一个什么样的变化?

  羊东:我们有的时候是被夹在中间,不光是赛富一家了,其实这个行业都面临这个问题,股市的市盈率下来了,而且下来得很快,在创业者或者是这些民营企业的创始人的心里边,它下降得很慢,那么这个时候就是一个天然的矛盾。你在股市上其实没有人跟你争论,股价今天是十块,明天是五块。那么你要是比如说你们两位是创业者,我是投资大家互相非常认同,你有很多机会说服我,那么这个时候你说服我,有的时候会说到我感觉也被说服了,但是他有的时候会比资本市场的估值还要高。这也是一方面。这是硬币的一面,股市还有一句话,你买了股票,今天买了,你不可能希望它明天就涨,因为这个股票并不知道你买了它。那么在我们这个行业,如果说还对社会有更多创造性体现在什么地方呢?股票知道我买了,比如说你们两位创建的企业,今天我来投资了,你会认识我,我的一些想法和一些观点包括估值包括对公司后期的管理,董事会上的一些要求会反映到公司里边去。首先你们二位就会知道,其次你们公司的员工也会知道。有一个什么样的基金进来,对公司的士气是一个什么样的调整,对整个员工的心态是什么调整。这个时候股票知道你买了它,可能会在短期内会有非常正面的一些帮助。

  主持人徐志斌:其实谈到钱的问题可能会引申出两个小的问题,第一个是估值的变化会使你和创始人之间会有一个不对等,您自己这一块包括您的同行现在会不会有一个持币待购现象。您自己出去融资,要为这个融来更多的资金准备投资的时候,会不会碰到一些同样面临估值上的问题?

  羊东:说老实话是有这种情节在里面,整个行业也会有这种情节,刚才我说的那种现象,资本市场估值下来很快,在创始人心里面它下来得很慢,这个时候你没办法,只能等它,因为它有一个滞后,你只能等整个心理预期,其实我们竞争的更多的是互相之间的竞争,中国其实还是基金少,另外好的基金更少,本身这一点跟你后边的东西有点相似,比如说国外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钱来中国做直接投资。他们在国外其实我们也观察过主要是美国市场,其实在美国的竞争是更激烈,另外本身一个企业能做成功的机会也更少。比如说我们刚才中堂也讲了,我们赛富的投资投资一笔投完了以后就可以上市了,美国大部分都是A轮、B轮、C轮甚至到E、F还没有上市。国外的公司其实竞争起来更困难,相对来讲,中国企业由于它本身GDP的发展,本身增长的速度,包括本身中国经济GDP的增长速度还是有很多机会出来的,持币待购不能这么讲,如果我们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好机会,赛富在业界也非常出名,做决策非常快。

  大多数的持币待购还是我们认为公司的估值我们接受不了。其实赛富有这么一个好的习惯,当这个行业里边有很多项目非常热的时候,我们一般不会再去凑这个热闹。这个我觉得是我们觉得其实凑热闹本身也会有回报,但是对于一个企业来讲,它面临的风险比较大。它面临的风险在E轮融资里面融来三个投资者到五个投资者,最后这五个人不会同时管这个企业。往往是哥几个派一个代表管这几个企业,这个时候有的时候会有很大问题,这五分之一的钱或者是股份在替百分之百的人说话。他的动力和他的压力和他的积极性只是20%,如果你让我管,我感觉很亏。另外我也不知道是谁管,大家从五位里选出一位来,如果会管企业,可能别人都得搭顺风车了,如果他不会管企业,往往把这个事情弄乱了。这个时候从企业来讲的话,跟五个人谈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谁在管。

  作为我们来讲的话,我们觉得自己管让别人搭顺风车,当然自己认为自己还不错了,如果别人管,我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格局。所以这个时候,往往我们会选择,我觉得董事会里太复杂了,人数太多是很难受的,尤其是大家都是非常通情达理的人,即使他是一个小股东,他有一些要求,其实五个人有五种不同的要求,虽然大同小异,但是也会不一样,你作为创始人,我们作为共同投资人来讲的话,也需要非常专心的听他这些要求,往往会把整个的经济分散得特别厉害。

  创业者融资要着眼长久的成功而不是一个时点的估值

  主持人臧中堂:对创业者来说,并不是你找的投资人越多就会对你有帮助,应该是有一个遴选,在这方面,羊总,您怎么给创业者一些建议?

  羊东:我回答过很多次的问题了,这个问题我也不断的在想,投资人和被投企业之间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包括之前也是一个双向选择,本身在创始人脑子里面要有一个很清楚的目标,本身你是为了成功还是为了现在融资估值估到最高,这个相对来讲脑子要很清楚。

  另外你本身是需要这个投资人帮你做很多事还是你拿了钱以后让他根本就不用管你。这些我觉得脑子里要想得很清楚,但是分析下来,大多数的创业家应该把成功的机率放在远远高于在这一轮融资的估值上,因为后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我们投资企业大多数都是属于发展式的企业,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并不是投完了以后你就上市了,即使你上市了,比如说微软、雅虎上市以后,还是给投资人创造了将近上百倍的回报,这个时候你企业追求的更多的是成功,而不是在某一点的估值,所以你在选择一个基金的时候,你一定要说第一,他肯定要有钱,就跟你娶媳妇似的,对方一定要是一个女的;第二,她是女的以后,她给你投资以后,她后边还有很多要求,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讲,首先这个人他要能够不要把你的成功给变成失败,他如果能在你成功的时候能帮你,那是更好的事。假设对方基金很不成熟,虽然给你投的估值高了一点点或者是高几倍,跟你后面的成功比起来都不值得。

  另外后边像赛富这种基金不管从管理,从资源,我们在中国投了七八十家企业,从这个企业互相帮助的这种可能性上,从上市,从这些合伙人建过的公司的个数和深度和管理方式上来讲,还是会给企业带来很多很软性但是也很重要的东西。这个可能会提高这个企业的成功的概率。所以我就在这方面没有必要看得太小这个钱。而是在成功的前提下选一个你认为最舒服,对你帮助最大的一个合作伙伴。

  主持人臧中堂:即是说融资要有一个长远的打算。

  羊东:如果你认为你在没结婚之前你认为一定会成功,你不太会在乎你老婆有多少嫁妆,是同样一个道理。你可能更在乎的是你老婆能不能帮你,能不能跟你长期奋斗,能不能帮你出出主意,包括她有什么别的技能能够和你互补。如果你光看重这个嫁妆的话,这个男的也不会太有出息。

  大规模外资还会投向中国

  主持人徐志斌:其实中堂问的问题可以往下再走一步,现在创始人需要拿钱,我们去年感觉报道很热的是有很多投资人有几十亿美金等着一定要在中国花完,我不知道今年我们很少听到这样的报道或者说在下半年也很少听到这样的数字,我不知道今年进来的钱、风投多不多?

  羊东:我认为不会太少。其实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本身我们也对这个行业的供求关系做过很多的思考,我觉得中国虽然现在经济发展很快,而且整个国力增长非常强,它毕竟比起美国、欧洲还是处于发展中国家,另外它本身资金的丰富程度还是跟别人没有办法比。

  资金又是一个流动最强的这么一个产品,还是有大量的钱在寻找出路,中国必然也是一个寻找出路非常好的一个地方,同时中国本身也有很多钱,但是毕竟这些钱比起来从钱的种类,从钱的这种成熟度包括量来讲的话,对于本身市场来讲,我认为中国本身能做直接投资的钱由于各方面的机制包括限制包括总量来讲还是不够的。

  所以我认为大规模的外资还是会往中国在投,长期来讲,我觉得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一定会是一个能够自给自足的一个行业,但是从短期来讲的话,我认为这个也是一个好事。因为比起来很多直接投资来讲,比如说这个产业投资,比如说我是一个国际大企业,我在中国放一个工厂,那么这是百分之百是对方在控股,它只是用你这边的人力、物力包括资源,而且存在很多的价格转移的东西,可能最后利润留不到中国,可能中国最后没有得到特别大的利益。作为外资来讲,如果是内资不够的情况下,去有一些外资投在中国,还是一件好事,因为作为一个直接投资来讲,一般像我们这样的基金都是占小股,那么他带来的除了资金以外,他把大部分的股份都是放在中国了,整个这个产业也是中国企业,本身从税,从整个利益上来讲,在中国留得很多,随着中国加入WTO,国家越来越开放,这也是一个必然,你不应该把外资限制得太紧,我还是一个非常爱国的人,如果你国内的钱足够多的情况下,我认为像我更愿意管中国的钱,从另一个客观角度来讲的话,是不是有这么多的钱满足中国的这么多蓬勃的民营企业的发展,中国的这些国有的钱,私有的钱包括公司的钱是不是都给PE做直接投资的事情,我认为并没有那么成熟,因为这个行业才刚刚不到十年的历史。

  主持人臧中堂:接着这个问题我想问羊总,刚才谈到人民币基金,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赛富基金也在天津管理了一个人民币基金。

  羊东:我们最早跟天津做了一个非法人制的人民币基金,这个方式也是中国第一个,那个时候还没有合伙法,我们是按照中外合作企业,也是六部委鼓励大家去做的一个人民币基金。做了一个合资基金。我们赛富基金也是在国内第一个管理基金的基金。

  主持人臧中堂:你们对人民币基金在国内现在的发展热怎么看,现在有哪些问题?

  羊东:我觉得这是一个挺敏感的话题了。从大的方面来讲,整个行业还是处于不断的成熟阶段,刚才我也把GP分成几类,一类是纯外资的,比如像国际上大的同行,另外一类就是纯政府的投资,我认为跟这个产业差不多,应该是民营企业的这种活力还是最大的。从民营企业它是一个独立的合伙制的基金,相对来讲融资的规模可以很大,GP的大小和结构应该是很单纯的。这个应该来讲,会表现最好的这么一类,作为管理者或者是我最看好的这么一类,当然赛富本身也是这一类里边的。

  另外从本身投资人来讲的话,我觉得能管中国的钱当然最好了,因为本身投起来非常顺手,如果你从总量上考虑,这个不是我能够下结论的话,因为本身中国的确变化非常快。因为投直接投资本身它是一个相对来说它不是像股票、债券包括银行存款、保险是这么一个非常普遍的这么一个资产种类,包括房地产,你买房子这些。应该是说直接投资是一个占GDP比重很小的这么一个资产种类。这个时候中国有没有这么多的钱愿意投资这个资产种类,另外这个资产种类其实很特别,它跟你买房子肯定不是一类的。买房子主要看房子,你投一个基金的话,可能看管理人了。因为管理人本身我刚才讲的目的性、心态,他的经验这些东西,我觉得这个要作为整个监管当局和决策部门它能够自己去做一个判断。这种判断如果一时半会儿不好下的话,让市场自己先去表现一段。因为这个样本太小的话,你也没法儿做结论。首先我认为中国不会有这么多优秀的管理人,另外投资人他们的心态是否成熟,中国也刚刚开始做这个事,当然我还是那句话,中国会做得很快,至少第一步是什么样的人做,是什么样的人的要求,这个跟国外的投资人他们的心态差不多。这个就很难讲。

  所以还是让他去表现出一段时间来,中国并不是一个没钱的国家,但是也不是钱多得不得了的国家,我自己当时从投行过来选择做投资,当然那是属于一个非常虚的信念,本身资金是一个产品,当然中国资金越来越多的时候,它一定会找人管。就像一个人家里有钱的时候,他一定会管钱了。当你没钱的时候你会挣钱,当你挣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能挣钱本身已经不起作用了。稍微上一点年纪的人,从你自己来讲也一样,你工作了大半辈子了,你的工资可能跟你的利息已经差不多了,你这个时候是应该使劲干活儿还是把银行里的钱管好,这是一个问题。

  我觉得中国一定会有一天资金多到他必须找最有效的地方去投,中国有很多大企业已经面临这个问题了。因为你每年在赚,利润率很高,利润率回到会计上就变成股本了,你的股本回报率会越来越低,每年赚20%,五年就多了一倍,你不能保证五年以后股本回报率跟原来差不多,如果是同样收入的话,同样利润的话,你的股本回报率就变成原来的一半了,所以怎么样去实现这些东西,我觉得也是大企业包括管理大企业所需要考虑的事情。

  主持人臧中堂:我们现在各地方的引导资金特别热,重庆、西安包括杭州、天津也在做。各个地方都在做引导基金,这种引导基金,他们大部分都是人民币基金了,政府拿一部分钱然后再吸引其他的基金过来一起做。你认为这种形式是不是也面临着你刚才说的那些问题,合格的GP比较缺乏,然后投资不好回报率也不高等等各方面的问题。

  羊东:我觉得一定会面临这方面的问题,投资这个事不是可以吹出来的,一定最后不管是谁说什么话,哪怕是巴菲特他说他投了,错了就是错了。比如说中石油卖得早了还是晚了,市场自有公认。14块钱买的,现在涨到20,其实市场已经把巴菲特的心理因素忽略了,不然也不会从14块钱涨到20块钱,这里面还是有很多规律性的东西,因为中国毕竟改革开放30年,市场经济做得非常好。最后这个事情虽然是一个直接投资,它不会像股票似的天天有价格变化,但是过了五年、八年以后,投资结果还会反映在里边,一个引导地方基金什么战略,首先你是什么目的,你一个地方政府成立一个基金,另外谁来管,管的时候你怎么管,这些东西其实是需要做很深入的思考的。而且有些思考我也自己认为并不是聪明人关起门来想三天就能想明白的,一定要亲历整个投资,就跟你说的,没炒过股票的人想得再清楚,炒了一年股票或者是半年股票可能还会有很多想法,炒了三年以后还会有很多想法,没有做过和做过的这里边还是有蛮大区别。

  不论牛熊市一级市场投资关键看企业本身

  主持人徐志斌:上周的时候我们跟一些华尔街回来的一些CFO聊天,他们判断目前大的环境,因为次贷危机开始以来,整个华尔街的颜色都感觉是一种灰色的状态,我不知道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投资可能要有一个上市的退出,尤其像赛富这样一把投下去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上市了,在这样的环境下,赛富的操作手法有没有一些变化?

  主持人臧中堂:羊总,我也想问,您观察到整个风险投资业界、包括PE这个里面,是不是也有一些变化?在二级资本市场比较低迷的情况下,甚至还有人认为经济还要下行的情况下,你们的策略是什么?

  羊东:我有的时候也很喜欢自己回顾,我觉得作为资本市场来讲,它坏的时候比好的时候多,至少我从97年开始就做投行到现在十年多了,97年香港市场很好,之后马上就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互联网泡沫破灭,互联网泡沫对亚洲并没有特别好的,只是大家很兴奋做了一堆企业。泡沫没有赶上,泡沫之后的余震赶上了,后面就是非典,后面还有一些包括美国的一些情况在里边。这个才10年的历史,就赶上金融危机、非典、互联网泡沫破灭,今天的香港股市十年比存款利息也高不了多少,我认为本身资本市场还是规律性蛮强的,什么叫好时候?好时候可能本身并不会那么多,或者说其实它也就是这个样子,并不是说每天都会像中国的股市从1000点涨到6000点,这是一个蛮短暂的过程,大部分时间还是即使是今天2000点还比1000点高一倍,它应该怎么再涨到2000点,我一点儿发言权都没有,但是还是要客观的看待这个市场。

  从企业来讲,我们投的企业,一般最核心的还是看企业本身的利润,你投一个企业,它本身也许市盈率是20,但是一个企业本身经过5年、10年的发展,中国的很多企业都是这样的,它的利润从1变到10都会有可能。如果是1变到10本身带来十倍的回报,哪怕是PE一半还是5倍的回报,如果是PE高一半的话,那就是20倍的回报了。如果一个企业做得很好,它的成长性很好,很多企业其实都做到了,他就具有投资价值。

  尤其在互联网企业里面做得更多,因为本身互联网的利润增长的节奏是很快的,我觉得关键还是看企业,我觉得一个人很难抓到这个市场说,我在最好的时候上市,同时又在最好的时候退出,这是很难做到的,还是应该有一个平常心,你在投的时候是在看企业,而不是在看市场。退出的时候可能也是在看企业本身是怎么样的。市场当然也是很重要,但是我觉得很难有人,包括我看了很多大投资家的说法,比如说像罗杰斯包括巴菲特本人,他们都说自己对短期市场的判断是非常糟的,但是其实我并不认为它真的那么糟,但即便这种判断一个人也没有必要天天看市场去决定自己的行为方式。

  主持人臧中堂:也就是说对于你们来说,还是按照自己既定的投资原则和投资策略去进行,在中国并不缺乏高成长、高回报的企业,我们只要发现它,不管二级市场怎么表现,长期来看对我们影响并不大。

  羊东:二级市场,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比如说流通机制的改变,你比如说上市规定的改变包括二级市场卖法人股的这种市场传闻出来,这些东西都是在往好的方向变,因为中国不可能依赖香港市场退出,也不可能依赖美国市场退出,香港市场其实可能打折打得没有那么厉害,但是有很多的行业香港没有,香港一共就六百万人,很多行业比如说电信连长途电话都没有,说到飞机都是国际航线。另外本身比如说很多化工,很多很多行业,机械、农业这些行业他都没有,所以你并不能够指望在香港本地会对大陆企业有一个非常深度的认识。

  主持人臧中堂:那这样的话,估值就会有一定的影响。

  羊东:他看不懂。银行、房地产香港看得非常懂。作为中国来讲,他肯定需要依靠中国自己的股市,依靠自己的分析员,我们其实也看到包括国内前几家大投行,中金、中信这些投行他们的分析水平长得很快。这就说明中国有很强的人力资源,另外本身各个行业的人都很全,比如说如果我是学金融的,我很难分析出一个化工企业是好还是不好或者说我是学金融的,我很难分析出半导体企业是好还是不好,你不能光看它的报表,半导体企业一定要做过半导体的。中国毕竟有这样的人才,化工、石油、冶金,中国整个工业基础还是非常综合和全面的,所以在这些情况下,我认为中国人一定要相信自己的市场有足够多的企业自己来分析,包括市场的定价和市场机制上来讲,中国人并不傻,你让这个市场自己定价的时候,它并不会天天处于疯狂的状态。我觉得市场是在往这个方向走,也许以前走的资本市场并没有,当然哪个国家也不是一步到位的,现在在往这个方向走,我觉得这个给他一段时间去走的话,我认为二级市场当然对我们一级市场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从长期来讲的话,我认为再过几年,也许大家已经忘了,但是总会有那么一天,二级市场会非常好。相对来讲,它会给一级市场带来非常大的积极的影响。

  国内对Web2.0的投资都是在赌谁能胜出

  主持人徐志斌:刚刚其实谈到一个观点是说,其实长期还是要看企业,我想我可以提一个比较细节的问题,目前您现在在关注哪些领域或者是哪些企业?

  主持人臧中堂:我也接着问一个问题,您对于整个TMT产业尤其是互联网现在有一个怎么样的判断?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赛富基金也投资了博客中国,包括web2.0的公司,您有怎么样的一个判断形势?

  羊东:我其实还是很佩服我们的一期基金的战略,一期基金就是宽带和无线,过了很长时间了,还是宽带和无线,当然是整个企业发生了很多变化了,比如说原来腾讯是在我们成立以后才慢慢慢慢开始长得非常好的企业。包括百度,我们并不是每一个企业都投得非常准确,但是相对来讲,我还是认为这个领域里边在宽带和无线领域里边会有很多很多机会,其实这个也是常识性的感觉,我自己感觉电脑已经足够强大了,但我并没有感觉到手机足够强大,我也并没有感觉到带宽高到我在家里边宽带上网什么都可以干了,这里边包括视频,也包括在无线的时候,你在路上很多事情做不了,这里边会有很多很多机会出来。我觉得这个没有任何指导意义,只是大家聊天的时候,这个方向要往这个方向走。从整个赛富基金来讲,我们其实现在从TMT领域里也在慢慢往其他领域里边在探索,在延伸。因为整个基金的规模也是越来越大,大的最直接的东西就是你不能够什么都只投一个很窄的范畴,我们还是非常关注跟消费相关的行业。其实不管是从投资公司也好,从投资的领域来讲,还是对人的关注非常重要。消费其实也是关注人,其实我们投的很多行业,中国这些非常成功的公司,一定是面向中国所有用户的。

  主持人臧中堂:大的消费品。

  羊东:比如说中国移动,比如说腾讯、百度,这些人都是面向最大的互联网群体或者是手机群体也好,游戏相对来讲是面对一个小众,其次比如说像服装,像快速消费品,包括一些隐型的冠军,最后一定要有量。另外比如说品牌,品牌其实最后是一个什么东西呢?它就是在人心里边的一个反映。假如说每个人都知道可口可乐,那么其实一提这个东西,90%的人脑子里会有一个反应,这就叫品牌,其实中国就是人很多的一个国家,不管是看公司,也是看他的管理团队,你看他的业务,最多的是要看他本身是不是能够在最大的消费的概念的一个产品。

  主持人臧中堂:最大的看互联网也是这个看法,所以你要有大的用户。

  羊东:互联网是这样的。中国的很多互联网的消费行为和国外还是不太一样,一个从网民上来讲,可能大家用的普遍性的东西比较强,比如看门户网站,中国并没有很多的人在说,我就很集中,我就看一个子网站,在国外可能聚焦的更专业一点,所以国外有很多小网站活得很好。另外从整个公司的互联网公司来讲,我认为从产品到创新到技术上来讲,中国企业当然已经追得很快了,但我觉得还是在追,还并没有从技术上来讲,能够达到很多问题技术上解决得非常好,给用户的体验非常好。

  那么我们看最多的比如说手机,我觉得iphone本身跟中国没有太多关系,但是你可以做一个借鉴,一个用户体验非常好的产品,苹果虽然原来没有做过手机,但是他做一款手机就比很多手机厂商做得要好。你说他这个东西真有这么大颠覆性吗?还是手机,只是把应用做得非常有效,非常好,非常关注你,反过来大家觉得它是一个颠覆性产品,这么多手机厂商,Iphone用了什么技术别的人不能做?其实也没有,它的成本有什么特殊优势,也没有,我觉得还是它的创新性和还有做的技术的质量非常好,相对来说,中国互联网在这两方面,从应用创新到整个质量上来讲,其实都还是有很多的路要走。

  主持人臧中堂: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看当前2.0里面SNS包括facebook、包括我们国内的校园网,包括开心网最近也是非常火的一个互联网企业,你怎么样看SNS在中国的发展?

  羊东:我觉得这一点,其实向腾讯学习,这个不是因为我在腾讯访谈就说这个话。本身你看腾讯起来的时候,QQ做的时候,它是有一个很长的阶段实际上是用户量在长,但是什么别的事情都没有做,别的并没有发生太多事情,包括从融资,从收入。其实这里边,包括百度包括Google都是有一个同样的过程,他都要把自己的主营业务做得非常扎实。

  在中国SNS这个领域很多家公司在里边,但是这是一个拼产品和拼竞争力的领域。我有的时候感觉我做的投资方这边我有很多要求给这个公司,给人感觉羊东今天要求特别高,但实际上我觉得是这样的,其实要求最高的不是我提的,尤其是在做这种消费类产品的时候是用户提出的。今天我说你做得非常好也好,做得非常不好也好,其实并没有多大意义,最后的意义在于用户用不用。因为我只是用户的一员,也许我对有些质量要求特别高,普通用户不这么用。其实我说的就等于是要求是废话了。

  有的时候我认为他已经很好了,普通用户认为这个事情还是一个垃圾,做得不好用,这个时候也没有用。所以你真的能够最挑剔的还是大用户。这个主持人徐志斌:对你来讲有没有商量的空间,用户不会告诉你说,你慢慢改,我等着你,他可能会选择一个产品。尤其是作为中国为什么市场经济搞得好呢?中国的消费者在选择产品的时候包括企业用户,他并不是说有很强的忠诚度,他就是“用脚投票”非常快,不管是哪个国家的车必须得性价比要好,这个时候我觉得从互联网来讲,也许这个产品来自中国,也许这个产品来自美国,当然有很多互联网类的产品需要很多运营,这个时候中国企业有先天的优势,国外企业可能运营不到这个地步,但是还是满足了用户的要求。我认为大多数的产品到现在还没有分出胜负来,最后谁能真的像腾讯像百度像Google一样能够把大部分用户粘住,最后能够胜出来,这个时候才能谈这个公司是否有价值,在之前大家还是赌谁能胜出。

  主持人徐志斌:羊总会不会有一个判断,这段SNS多长时间完成自己的成人礼,比如以上市为标志或者是以某一个时间点为标志?

  羊东:这个问题没有答案,首先SNS这个定义并不是特别清楚,是不是只专业做SNS的公司才是SNS,腾讯有这么大的客户量,我觉得非常好,这个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另外比如说手机里边的电话薄本身就是全世界最大的SNS,这个时候大家怎么看这个事。另外一个是是不是还有企业没有发力,比如说腾讯一直在旁边看着,等到哪天事情非常清楚之后,甚至中国移动也在看着,如果看出一个很清楚的东西的时候突然发力,这些东西都很难讲。这也是为什么作为赛富来讲,比如说在SP领域里边我们没有投过SP,我们也认为SP的基础并不是很扎实,这个有的时候很难去讲清楚,最后发生的时候,还是符合一个事情发展的规律。有的时候这种争论我觉得没有太大意义了,比如说在SP投资的时候,大家讲估值,讲利润,讲本身多少BP,其实这个东西没有太大意义,因为本身行业本身不存在,或者说当时那种模式不存在。

  主持人臧中堂:或者是一个短期的行业行为。

  羊东:SNS没有那么悲观了,因为它本身毕竟是属于你自己拥有自己的客户,在经营自己的商业模式,你没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是是不是一定能做成,这里边有一个很大的问号,这个时候其实是对企业家的各个方面的综合判断能力的一个很大的考验,如果做成的话,关键用户在说了算。假如中国的用户就喜欢用一种SNS产品,毫无疑问这个公司会非常非常有价值。

  主持人臧中堂:非常感谢今天羊总能够来到我们腾讯财经会客厅就TMT产业投资以及他自己对风险投资的发展包、括一些投资的策略给我们各位网友做了深入的交流,非常感谢。我们今天的聊天由于时间关系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持人徐志斌:谢谢羊总,谢谢大家!

利用最低的推广成本获得最高的投资回报。

协助QQ:522588122

利用最低的推广成本获得最高的投资回报。

协助QQ:522588122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