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之熊丙奇专栏

6月2日,教育部学生司副司长姜钢透露,今年高考报名人数约为1020万,比往年约减少40万,将有84万应届毕业生不参考。

固然姜钢非常明确地“不同意”将高考“遇冷”回咎于就业难的结论,而且高考报名数减少,也确实与适龄人口的减少有密切关系——— 统计数据显示,往年我国应届高中毕业生为849万,今年则减少到834万,而到明年则要锐减到803万——— 但84万学生弃考,还是让教育部分和高等教育颇为“尴尬”。从报道可见,教育部分维护高考权威地位的心情跃然纸上。

我们可以理解这种心情。但是,对于政府教育部分来说,考生选择高考,接受普通高等教育;或者不选择高考,接受其他形式的教育,如自学考试、网络教育;甚至直接就业,今后在工作中接受终身教育,都是同等,没有高低之分的。维护高考权威本身意味着,上述各种教育形态并不同等,在学生的成才选择中,唯上大学是尊,在学生所接受的高等教育中,唯普通高等教育是尊。

而这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大学学历“国家承认”制。为维护高等教育学历与学位的严厉性,自恢复高考以来,我国高等教育的学历与学位,就采取“国家承认”的方式。简单地说,每所得到国家授权的学校,是代表国家向考生颁发学历证书与学位证书,所以普遍存在“国家承认学历”一说。上世纪90年代以后,学历证书和学位证书,更是国家同一印制,据说是为了方便用人单位“验明正身”——— 一眼看上往,就知道是不是“过硬”的。

“国家承认”在高等教育发展历史中,确实曾起到了积极作用,比如同一标准、规范高等教育,但是,随着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走向...

喜欢(0) 更多分享

赞助商链接

上一篇:高考作文是公民教育的试纸
下一篇:漫画:生命教育能否换个方法

评论 评论话题
系统关闭了评论功能